博客 新闻资讯

丰巢“5毛钱”矛盾的背后,还是快递到家的“老大难”

文|佘凯文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

一周时间,从丰巢宣布收费,杭州、上海部分小区陆续“罢用”丰巢,到5月15日首个抵制小区恢复使用丰巢快递柜,丰巢方面也公开道歉,宣布延长免费时间,事件似乎迎来了一个大转弯。

不过丰巢的道歉也好,延长时间等措施也好,消费者好像并不买账,并且收费依然势在必行。不去谈论丰巢到底该不该收费,“5毛钱”的超时费真的会让市场在意吗?表面上看起来是“5毛钱”的矛盾,但实际上却是“配送服务与需求”间的矛盾。

不记得从何时开始,快递包裹就没有再到达过用户“手中”了,但是快递公司的运力缺口,让他们又不得不选择快递柜这一“折中选项”。

在“丰巢事件”还在持续发酵时,我们在想末端配送到底如何才能让快递“到手”?

快递柜服务的到底是谁?

你希望你的快递送到你家吗?“当然想啊,但是有点怕,因为这样我家里的情况就都被知道了。”面对这个问题,“空巢女青年”小谢对“智能相对论”说。

对于快递柜的出现,消费层面其实是一边“欢喜”一边“哀怨”的。快递柜能解决小谢的担忧,但却又让快递末端配送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肯定希望快递送到家啊,我家里有人为什么不给我送上去?再说,现在快递电话都不会直接打,就直接放进了快递柜,这损害的是我的权益啊。”不同于小谢,陈小姐是这么认为的。

消费市场主张“快递到家”是有理可循的,2018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快递暂行条例》也好,或是2019年10月1日实施的,由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都有明确指出“快递公司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的,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址提供投递服务。”

然而如果站在快递小哥的角度,就又是一番景象。

“这真的也是没办法,送不过来,如果硬要将每件快递都送到收件人手里,还不说钱的问题,每天送件速度会慢很多,那时候用户还是会有意见,我觉得快递柜能让两边都方便,当然现在丰巢要收费了,收件人肯定不乐意,我们也理解。”一位快递小哥告诉“智能相对论”。

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日前发布了一篇《丰巢收费后,我观察了北京CBD一处快递站点》的文章,里面更加具体的解析了快递小哥与快递柜之间的关系。

北京有位快递小哥,每个月大约配送8000左右的包裹,光是丰巢的使用费大概就需要2000多元,为此快递小哥获得了更多的时间,能够使其完成更多配送。

对于0.4-0.45元一次的使用费,快递小哥能够欣然接受,显然他们是在“用钱换时间”,或者说“用空间换时间”。

当然,快递柜带给快递小哥的提升也是显著的,长沙一位快递小哥告诉“智能相对论”,“如果你要我一家家送,可能一个大点的小区,我一上午就要耗在那,但用快递柜却只要30分钟。”

但是将快递放入快递柜的解决方案即便对于快递小哥而言,也不是一了百了。

因为放入快递柜,对于快递小哥而言也是“心虚”的,所以有许多快递小哥在自己配送的快递快要到期时,会选择取出再次寄存的方式,“帮收件人”缴费。

其实说白了,快递柜和驿站等服务站点,最大的便利并非是给收件用户,而是快递小哥,快递小哥为了提高效率且市场没有其他解决方案,只能选择这个相对折中的方式,现在丰巢还要开启双向收费,消费者当然无法同意。

显然,市场在期待一个更加优质的解决方案。

丰巢能够活多久?取决的可能不仅仅是它自己

配送平台方运力紧张且成本上升,与C端对于配送体验的高要求,两者间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即便不是通过快递柜。

解决这个矛盾,无非就是两个方面,第一让快递小哥不用上门,保持他们的配送效率;第二让收件人不用自取,实现快递到家。

怎么做?其实,包括顺丰他们自己以及京东、苏宁,甚至阿里、百度等等公司都已经开启了这方面的尝试,那就是“智能配送机器人”。

如果是由机器人给你把快递送上门你愿意吗?“可以啊,这我不会排斥,虽然肯定我的生活信息依然会泄露,但是这和现在用手机软件是一样的,都有信息泄露风险,但至少机器人的“安全性”要高很多。”小谢觉得如果末端配送由机器人完成,她完全能够接受。

“配送机器人”的能力,其实在今年疫情期间就已经获得了大量体现。特别在最严重的武汉地区,一台台配送机器人穿梭在街道、医院等公共场景,一度也引起了不小的热议。

“如果把无人配送比作沙滩上的一块宝石,这次疫情在带来配送员队伍潮落的同时,也让这块宝石凸显出来”,苏宁物流研究所副院长栾学锋在接受采访时说。

目前由机器取代人力来完成末端配送,在许多B端场景中已经并不少见,如医院、酒店、写字楼等。

一家在B端市场已经实现了配送场景落地的机器人公司YOGO ROBOT在接受“智能相对论”采访时表示,“末端送件人手不够、C端取件麻烦,以及疫情带来的无接触配送需求,客观上提升了B端市场对于机器人末端配送必要性的认知,加速了B端对于配送机器人的市场需求,大家对于末端智能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就YOGO所深耕的楼宇配送场景来说,疫情发生以来,YOGO的无人配送订单上涨了5-10倍,全国新投入使用的机器人已经超过百台。”

又例如白犀牛,来自于“百度帮”的一个无人配送领域初创团队,仅从今年春节到3月份时间,就完成了300多单的无人配送。

虽然现阶段配送机器人还没真正走进大部分人的生活,不过末端配送说到底需要的是为市场提供更加优质的配送服务,机器人的介入或许在解决快递小哥效率问题的同时也能解决包裹到家的需求。

以前说末端配送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看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他们需要解决的可能是“最后500米”。短期内,末端配送可能出现智能柜、配送机器人、快递小哥并存的局面。丰巢可能不会“死“,但未来可能会进化成机器人的模样。

“最后500米”由机器人来跑完

“机器人其实是另一种解决思路。有了机器人,相当于用户楼下有了一位可以随时听从用户召唤的快递小哥。这位小哥不仅可以免费帮你把包裹送到家门口,你还可以挑选自己方便的送达时间。”

对比目前人工的配送的方式,机器人确实可以做到解决“最后500米”的问题。并且在解决“配送服务与需求”的矛盾之外,机器人能做的不仅仅是快递小哥,比如在疫情期间它还承担了消毒、清洁的工作,又或是在平时它也能变身一个移动的广告载体。

这种多维度的“复利效应”或许会成为未来市场选择的关键原因。

“相比于干线物流,当前末端配送的自动化程度和效率仍然不高。面对庞大的末端市场,需要人工智能公司与平台方、地产物业共同来服务,提升C端的服务体验。”YOGO ROBOT告诉“智能相对论”,行业对于C端市场其实充满期待,却并不盲目。

“末端配送只是一个开始,它的本质是通过机器人的移动能力,实现场景的服务需求。新技术不仅需要在场景中不断融合,还需要快速适应场景不断新生的需求。”

苏宁、京东也好,阿里、百度也好又或是专注于配送机器人的YOGO ROBOT也好,他们都在加速无人配送的落地,在大方向上行业有着高度的一致性,他们认为“所有C端足够大的B端业务,最终都会往基础设施去发展的,只是它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毕竟机器人不仅涉及硬件,还包括电子、软件、生产……它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链路。它需要的是人工智能公司在一个至少以十年为周期的生命维度里,不断创新与开拓。

回到此次丰巢的事件当中,即便有所退让,但最终快递柜还是走向了收费,丰巢所表现出态度依然是“硬”,所支撑丰巢能够如此“硬”的原因也是目前市场没有显著的可替代解决方案。

丰巢挟“效率”以令“快递”,短期内确实能做到有恃无恐,因为不管你同不同意,收件人在末端配送这一环节越来越在失去话语权,快递公司更加不愿牺牲“效率”,不过这个时间可能也不会太长了。

像行业内部都认为,在未来2-3年内,机器人与智能柜、无人零售等更多的楼宇配套设备打通,也将成为末端智能化的一部分。在5-10年里行业将会去解决不仅限于室内的配送问题。

由机器人开启的末端配送,你会期待吗?

总结

丰巢就像以前矗立在家门口的一个个“信箱”,在信件被网络“干掉”后,邮箱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虽然包裹显然不会被“干掉”,但是丰巢并不能完美解决配送需求,加上这种“不讨好”的操作,这才引起了广泛的社会讨论。

当下无人配送也许不能解决丰巢与市场的矛盾,但至少让“痛点”找到了解决方案。

分享
阅读全文

风口之后,抗疫立功的服务机器人将去向何方?

来源:星河产业

本文共3029字,阅读需8分钟。

2020年伊始,在这场无硝烟的“战疫”过程中,人工智能不再是高不可及的前沿理论,也不再是冷冰冰的代码集成,而是在大众身边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力量。其中,深圳星河WORLD园区入驻企业上海有个机器人有限公司(英文名YOGO ROBOT) 研发的智能消毒机器人,凭借其突出的技术优势,被武汉金银潭医院率先采用。截至4月24日,YOGO ROBOT 研发的机器人已在全国近30家医院投入使用,包括广东梅州医院、佛山伦敦医院、上海华山医院、上海九院等,建立无人化服务站点超过百个。

YOGO团队如何在短时间内成功研发智能消毒机器人?经过疫情的洗礼,服务机器人的未来将如何发展?近日,我们专访了YOGO ROBOT联合创始人蔡晓玮,为我们逐一解答。

01

特殊时期,“开箱即用”是关键

2015年10月成立的YOGO ROBOT,一直在室内智能服务领域进行多维度的探索,以其“行走、多机技术”一直领先业内而闻名。YOGO以无人配送见长,采用与月球车同源的全局定位和智能导航技术,在跨场景服务中提供了许多开创性的数智化解决方案。疫情发生后,以武汉为中心的湖北省迅速沦为重灾区。身为湖北宜昌人,YOGO ROBOT CEO兼创始人赵明对此感同身受,迫切希望能贡献一份力量。被金银潭医院首个采用的智能消毒机器人,也因此应运而生。

▲智能消毒机器人武汉金银潭医院上岗

此次疫情对于服务机器人行业来说是一次突击考验。对于临危受命的服务机器人公司来说,机器人能否做到 “开箱即用”才是关键。

据科技媒体《甲子光年》的调研显示,并不是所有运往武汉的机器人目前都已上岗使用。有的机器人公司计划投入武汉的200台配送机器人和导诊机器人,截至2月29日才部署了10台。

“由于不能去现场,为了让机器人顺利进场,我们开发了线上远程施工工具,3到4个小时的部署工作完成后,医护人员经过简单培训就能直接操作。这也是业内第一次实现机器人远程部署。”YOGO ROBOT联合创始人蔡晓玮如是说。

▲视频来自:澎湃新闻

而这一点,也正是YOGO ROBOT的智能消毒机器人,能被武汉金银潭医院首个采用的原因之一。

作为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人流密度高、流动性强,每天都面临着大量的消毒工作。这位特殊逆行者的到来,不仅可灵活避开人群,为近2000平米的大厅提供循环消毒,还能完成防疫语音播报以及无人配送的任务,从而减少医患之间的接触以及防疫物资的浪费。

02

与星河的合作加速了研发进程

回顾智能消毒机器人的诞生,还需提及YOGO ROBOT与星河产业的合作渊源。

YOGO ROBOT硬件研发中心自2019年12月入驻深圳星河WORLD园区以来,便一直与园区运营方星河产业保持紧密联系。疫情发生后,基于双方企业理念及业务点的契合,双方决定合作,在园区引进智能消毒机器人,率先开启深圳科技防疫示范。

▲YOGO智能消毒机器人

在深圳星河WORLD园区大堂作业

基于此,YOGO研发团队参照市面上已有的消毒方案进行优化,仅七天后,YOGO深圳、上海两地研发中心就联合研发出了独立的消毒模块,并将其加装在室内配送机器人的顶端,利用机器人行走的优势进行移动消毒。

蔡晓玮认为,本次与星河产业的深度合作,不仅加速了YOGO智能消毒机器人的研发进程,为星河WORLD园区的十栋楼宇提供了喷雾消杀,实现了楼宇防疫措施创新,同时也为金银潭医院的科技防疫提供了先行示范样本。

▲YOGO智能消毒机器人在电梯间消毒

谈及最初为何选择入驻深圳星河WORLD,蔡晓玮表示:星河产业与YOGO ROBOT在坚持“长期主义”这件事上不谋而合星河WORLD除了背靠深圳天然的供应链优势,园区在整体设计上也为科技企业的孵化提供了很多便利。相比其他产业园区,星河产业不仅对机器人行业非常了解,还愿意提供产业上下游的资源支持、组织相关企业探讨交流等。良好的营商氛围、依山傍水的自然环境对YOGO来说都非常有吸引力。

03

躬身入局,十年一觉机器人梦

YOGO ROBOT在特殊时期取得亮眼成绩的原因,离不开它背后的一群“技术大牛”。据悉,YOGO的核心团队在服务机器人行业还不为人知时,便已躬身入局,至今已在行业深耕十四年。YOGO的创始人赵明曾参与多个“国家863项目”,做过月球车和反恐排爆机器人、带领团队在世界级机器人比赛RobCup中型组比赛中取得过63场全胜的战绩。

五年前,为了让智能服务触及每一个人,这群纯粹、追求极致的技术大牛,秉承“人人有个机器人”的初心,在上海开启了自己的逐梦之旅。中国的服务机器人到底该做成什么样?是要集众多“黑科技”于一身,还是要有充足的新鲜感?当时谁也不知道。

因此,YOGO团队在创业初期就定下了三条规矩:一是机器人一定要有用;二是机器人不能冷冰冰的,而是应该和受众有恰如其分的互动;三是制造机器人的成本控制应该清晰且精确。

多年的行业积累,让YOGO团队的研发之路走得较为顺利,仅用4个月,首款机器人“Mingo”的工程样机就完成了,一般的研发可能需要3-5年。这款仅由5个人打造的机器人Mingo,获得了设计界的奥斯卡大奖——iF的首个服务机器人系统大奖,并在酒店服务中大放异彩。

▲YOGO配送机器人为客人送6小件

但在此时,团队却选择了暂时离开酒店场景,进入到写字楼,这样的选择,是基于写字楼是配送业务高并发、多频次,且和楼宇各种设备交互最为复杂的场景。YOGO团队在质疑声中砍掉了第一代产品——酒店服务机器人Mingo。

有时候,比选择做什么更难的是,选择不做什么。在选择短暂离开酒店场景时,YOGO团队遭遇了很多质疑,但他们常说,“有时候我们不知道自己做对了多少事,但是,这十四年里,从高精尖的军用级产品、到工业机器人、再到商用服务机器人,我们一定走过了最多的弯路。”

▲YOGO机器人在写字楼大堂排队工作

现在来看,正是这些“错误”经验的积累,让YOGO的机器人在经历最复杂的场景考验后,机器人系统的控制能力和工作效率得到了最可靠的保证。这使得YOGO的机器人成为业内唯一一个通过模块化设计,实现“一机多能”的系统化产品。目前它在写字楼场景已经应用两年多,投入全国近百栋楼宇使用。YOGO机器人极强的可延展性,也让它在打通写字楼场景后,在酒店、医院、学校等场景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

▲YOGO机器人的模块化箱体

目前,YOGO ROBOT不仅是服务机器人公司中,唯一一家通过国家安全标准测试的机器人公司、国家机器人标准委员会副组长,同时也成为了业内首家真正落地楼宇配送的机器人公司,一共拥有300项公开专利,通过6款机器人的迭代,最终精细打磨出业内首款模块化机器人产品——KAGO5,它在全球率先实现了群体智能。公司目前已获得近亿元人民币的Pre -B轮融资。

▲机器人系统后台

04

未来,人人有个机器人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近年来伴随人工智能概念的走红,国内服务机器人产业资本市场也非常活跃,诞生了一大批以服务机器人为核心技术和产品的公司,但在现实生产生活中,并未见到服务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和推广。

公开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9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迅猛增长,2020年有望突破40亿美元;但与此同时,商用服务机器人的市场渗透率截至目前仅约为3%。

那些在疫情中临危受命的服务机器人,未来将去向何方?

▲YOGO机器人用于上海市卢湾高级中学课间消毒

YOGO ROBOT的联合创始人蔡晓玮表示,疫情之下,“无接触服务”的需求加深了市场对服务机器人行业潜力的认知,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服务机器人在中国的推广与落地无人化服务将成为未来的一种生活习惯。但必须要正视的是,如果要维系民众的消费热情、建立使用习惯,服务机器人行业亟需解决的仍是技术与产品层面的根本问题。

▲YOGO机器人在张生记餐厅送餐

未来,YOGO ROBOT也将通过在现实场景中的不断迭代,更大程度地挖掘自主移动机器人的潜能,为合作伙伴提供延展性的“机器人+”服务,不断提高室内机器人数智化服务的程度,从而实现“人人有个机器人”的美好愿景。

对于YOGO ROBOT

乃至整个服务机器人行业而言,

大规模场景落地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关于服务机器人的未来,

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分享
阅读全文

【人物】加快新基建建设,为无人配送机器人创造更多可能性

来源:中国机器人网

疫情是服务机器人正式步入历史舞台的拐点,疫情的需求使得很多服务机器人企业开始了对具体应用领域的更多元化探索,中国新基建,则是加快了服务机器人行业发展的步伐。

意外和机遇谁先来临?


上海有个机器人有限公司(YOGO ROBOT)在整个春节期间,无人配送机器人订单上涨了2-3倍。目前包括配送机器人、智能消毒机器人在内,意向订单额已经过千万元。这种火爆程度是YOGO的创始人赵明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就像在很多人预想里,服务机器人的场景还需要持续不断地深度挖掘,才能更好真正在服务行业逐步帮助人类从繁重的日常工作释放出来。但这一过程可能持续很久,久得甚至可能作为从业者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

YOGO的创始人赵明在15年出来创办了机器人公司,就把“人人有个机器人”作为了对于未来机器人发展的一个梦想,和许多服务机器人企业创始人的初衷一样,每个做机器人企业的人都希望创造的机器人是真实有用的,而且真正能进入人们的生活。

伴随着人口宏观结构的减少,日常快递、外卖的无人化配送已经成为刚需。但让消费者主动接受的过程非常缓慢,难度也非常大,因为柔性化需求尚未满足,用户的消费习惯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培养,服务机器人大多数企业都做好了长期奋斗的打算。而此次疫情改变了用户的消费习惯,用户开始从关注效率到关注安全,加速了服务机器人应用场景的打通。

就像是在2003年之前,也就是SARS之前,大家的生活习惯其实还是在线下,2003年的“非典”把大家的消费习惯从线下搬到了线上,从那以后线上的消费习惯已经持续了十几年。YOGO的创始人赵明认为,这次“新冠”又把大家的注意力从线上拉回到线下,无接触服务成为此次科技抗疫的主角。与此同时,服务机器人给公共安全提出了全新的解决方案,为更多服务机器人落地提供了更多场景。

YOGO机器人数智化服务系统,在楼宇、医院、酒店、火车站等场景,构建了一整套与场景、产业深度结合的智能物联网系统,在这套系统中,机器人可以与如电梯、闸机、语音设备等场景内的各个设备打通,使得配送更快捷更安全。

目前,YOGO已经在全国投入使用上百台机器人。复工后,商务写字楼人流密集,密闭的电梯间更是高危场景,为满足隔离需求,YOGO的机器人大量在楼宇投入使用,为白领送餐送包裹;同时它还在酒店为隔离人群配送三餐。无人配送服务成为科技抗疫的关键,同时,根据不同楼宇场景的需求,“有个机器人”通过给机器人增加或替换不同的功能模块,如消毒模块、摄像头模块等,为疫情下的各场景提供消毒、巡检、安防能力,将机器人的功能和应用场景进行了深度拓展。

新方向的思考与尝试

疫情给服务机器人切入市场提供了新的契机,而基础设施建设往往被用来作为平衡经济波动的重要手段。作为对冲疫情影响的重要政策措施,“新基建”最近在多次会议中被提及,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明确了“新基建”的范围,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具体涵盖 5G基建、人工智能、大数据等。YOGO ROBOT也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个趋势。赵明认为,2020年开年不平凡,疫情对于生产、经济秩序都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因此新基建不同于以往基建概念,新型基础设施融入了现代信息技术,这必然也使得企业发生变革。

YOGO ROBOT对于此早有布局,作为业内少有的全链路机器人公司,他们一直在进行物联网等前沿方向的探索。目前YOGO机器人在业内率先实现了跨楼层的全场景服务,同时是业内唯一一家取得电梯改装资质的机器人公司。YOGO的机器人系统和楼宇里的电梯、闸机等设备打通,机器人可以在楼宇里畅行无阻,不仅可以送外卖、包裹,还可以送文件。它不仅有效减少了楼宇里包裹堆积,还能够减少陌生人的进入,提升了楼宇的秩序。

YOGO的创始人赵明认为,一项新技术真正地落地,一定要在场景中精细打磨。它要能跟实际的场景应用进行深度结合,新技术最后一定会带来全新的服务。

在新基建大方向下,赵明认为,5G、大数据等技术发展后,配送只是机器人其中的一个服务模块。机器人的本质是自动化的工具,它的价值在于为行业降本增效。YOGO在业内率先实现了机器人的模块化设计,针对场景的不同需求,机器人只需要替换功能模块即可。YOGO的机器人白天帮大家递送外卖、快递,减少了交叉感染的风险,同时提升递送效率;它晚上下班的时候,还可以完全不知疲倦的沿着写字楼比如电梯,闸机、写字楼内的墙面等每个场景巡逻和消毒。

在疫情期间,针对复工安全,YOGO在全国投入使用上百台机器人,建立无人化站点超过百个。它们主要分布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其中上海有80台机器人。其中YOGO的配送机器人KAGO5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启用的首个消毒配送机器人。同时,这款机器人也与5G等新基建方向下的新技术进行了有机融合,被上海联通列为重点5G智能产品。在上海联通的助推下,KAGO5进入陆续进入上海华山医院、上海九院等医院进行服务,每天为医院办公室消毒7-8次。

“YOGO的智能消毒机器人是把配送的“盒子”换成了消毒模块,它本质上仍是在楼宇内为人类提供服务。我们都说服务机器人,如果不能服务人,那其实服务价值还是有限的,递送是它的一个服务,消毒也是一个服务,未来的安防也是。”YOGO的创始人赵明认为,服务机器人多模块化的尝试只是开始,未来它的功能模块会对递送、消杀、楼宇服务、安防等楼宇全场景服务进行全方位覆盖,从而实现智能楼宇的升级,助推实现新基建下的产业升级新方向。

新基建是数字经济的基础保障,也是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传统的基建带动了人口的流动,进而带动了经济的发展;新的基础设施通过带动生产和生活全方位的数据流动,进而带动经济的发展。上海有个机器人有限公司(YOGO ROTOBOT)正准循着这一方向,逐步落实服务场景,通过模块化触达更多元化的服务范围。相信在未来,通过与场景、产业的深度结合,YOGO能够发挥机器人技术的乘数效应,从而促进产业转型步入快车道,发力新基建。

分享
阅读全文

2020德国红点奖出炉 YOGO斩获设计界“奥斯卡奖”

来源:人民网  2020年03月25日

人民网上海3月25日电  近日,在最新公布的2020德国红点设计奖名单中, YOGO无人配送机器人KAGO5斩获2020年红点“产品设计“大奖。此次获奖,是YOGO继旗下室内无人化智能配送系统YOGO Station获得德国iF设计奖后,再一次获得国际设计奖项的认可。

YOGO ROBOT(上海有个机器人公司)此次获奖的无人配送机器人KAGO5,是针对楼宇最后100米的精细递送而设计。它具有360度全息感知系统,通过多维度动态感知周围人流和环境,来实时调整和规划行走路径。借助全域物联网,KAGO5可以通过自主呼叫电梯、无障碍过闸机的方式实现跨楼层的物质传输,推动最后100米物流网络进入智能移动化时代。

KAGO5首次实现了服务机器人的整机模块化与标准化,可以根据场景和客户需求适配不同的功能附件,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YOGO通过增加消毒模块,将KAGO5改造成消毒机器人,成为首个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启用的消毒机器人,并在医院、写字楼等场景得到广泛应用。

德国红点设计奖以"促进环境和人类和谐的设计"为理念,与德国“iF设计奖”、美国“IDEA奖”一起并称为世界三大设计奖。此次无人配送机器人KAGO5从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是对YOGO的业务方向和解决方案在行业内以及全球化视角下的认同,也代表全球的顶级公司和设计机构对于优秀产品及服务的判断标准。

分享
阅读全文

抗“疫”好帮手!奔波在一线的特殊“逆行者”

来源: 新华网   2020年03月14日

新华网上海3月14日电(许超) “北七病区15床跳闸,麻烦来看哈!”刚从湖北省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综合四、五病区装完紫外线消毒灯的工程维修部副班长萧师傅,来不及喝一口水,便和同事赶赴了北七病区......

       金银潭医院作为最早收治新型冠状肺炎患者和发热门诊的定点收治医院之一,每天面临着大量消毒相关的工作。连续48小时连轴转导致他痔疮发作,今年46岁身强体壮的萧师傅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上成人纸尿裤。

图为金银潭医务人员与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合影。新华网 发

       消毒3分钟,循环8小时、2000平米……自2月19日起,一个1米高的特殊“逆行者”——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出现在医院门诊大厅里,它一边行走一边为感染区域消毒,像萧师傅一样为维持医院正常运转而努力工作。

       上海有个机器人有限公司创始人赵明介绍,YOGO机器人会根据医院工作区的实际面积,自动识别自己的行走速度;对感染区域,医护人员可通过设置机器人逗留的时间进行强化消毒。可以说,有了机器人的参与,可以有效减少医务人员的部分工作,以及暴露在危险领域的工作时间。与此同时,YOGO机器人除了可以执行消毒工作外,还可以递送物品,包括自有自行过闸机、乘电梯,在楼宇里穿行。赵明说:“无人配送可以减少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的接触,从而相应减少防护服、口罩的消耗。”

       因相隔两地,此次进驻医院的部署是通过上海、武汉远程使得机器人自动进场的。参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部署的YOGO工程师介绍,“这是业内首次实现机器人远程部署,整个过程大约3、4个小时。在机器人投入到医院的同时,我们研发团队已经在迭代第二代智能消毒机器人。”他强调,第二代机器人解决了第一代机器人消毒喷筒的充电问题,消毒能力能是第一代的10倍。

       疫情之下,无人配送、喷雾消杀、防疫语音播报……服务型机器人在医疗、巡检、家用等领域均走上了防疫一线。受新技术的影响,未来,服务型机器人的规模性普及将会融入公共服务系统。(应受访者要求,萧师傅为化名)

分享
阅读全文

智能消毒机器人助力快速复工

来源:上海科技报   作者:戴丽昕 2020年03月16日

 随着全国疫情开始趋于稳定,各省陆续进入复工复产阶段。应对新冠疫情,既是一场抗疫阻击战,也是一场经济保卫战。安全复工成为“经济发展”新战线的助推器。3月13日,全球领先的机器人企业YOGO ROBOT宣布,继喷雾消杀机器人在疫区服役后,他们的最新版智能消毒机器人,也将全面投入到复工企业的日常保卫战中。

  位于上海徐汇区的中星城,是上海最早复工的写字楼之一。700多人的大楼,目前复工率已经达到80%。上下班高峰期集中的人流,也给楼宇的消毒带来了一定压力。

  物业王先生介绍,中星城共有25层楼,在引进消毒机器人之前,仅楼宇消毒就有6名保洁员。他们每隔2小时就要消毒一次,这样的重复作业每天要进行6次,从早晨6:30开始,一直到晚上8:30才能结束。1台机器人每天工作3小时,就可以完成6名保洁员一天的工作。基于YOGO ROBOT在行走和群体智能的优势,YOGO智能消毒机器人可以在楼宇里灵活地避开人群,完成消毒作业。物业可以提前设置消毒路线,到达预约时间后,机器人会按照设定自动消毒,整个过程不需要任何人工干预。

  据了解,武汉金银潭医院最早启用的消毒机器人就来自YOGO,此次发布是它的2.0版本。这款智能消毒机器人在原来喷雾消毒的基础上,增加了紫外线照射模式,两种模式可根据不同的场景灵活调用。针对电梯、闸机这种人流密度高的场景,机器人会在无人时自动启用紫外线照射灯,进行强化消毒;而在走廊和大厅,机器人则主要通过喷雾的方式,对大场景进行循环消毒。

  一场全民“抗疫大战”,不仅深化了科技防疫的颗粒深度,也让公共安全朝着更加智能化的方向加速演进。据悉,YOGO机器人仅在一个星期内,就从全国6个省市,扩展到22个,近百台机器人投入到这次安全复工中使用,在此次复工中投入使用的机器人,既可以为楼宇消毒,还可以提供无人配送服务。YOGO的CEO赵明认为:“以机器人为核心的无人化服务,是公共空间新基建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正在与其他基础设施构成互相协作的生态进化。”

分享
阅读全文

2020开门红!YOGO再次斩获德国iF设计大奖!

近日,德国iF设计奖评委会宣布,YOGO的室内无人化配送系统斩获2020 iF“产品设计大奖”。这也是YOGO继Mingo之后,再次获得iF设计奖。

这套全球首创的群体机器人配送方案,通过云端、智能存储柜、群体配送机器人和IoT设备(电梯和闸机)的联合运作,在室内形成一个高效有序的配送网络。整套无人化配送方案可覆盖末端配送全环节,实现了从无触配送到无人化配送的升级。

独创的模块化系统,方便对机器人进行快速存取件。智能存储柜可对订单进行分时管理,配合群体机器人协作,实现高效配送。它大大提高了物流人员的派送效率,提升了楼内安全,并在确保个人隐私的情况下,提升了终端用户的收货体验。

YOGO专注于研发核心科技,为用户创造愉悦的配送体验。连续获得两次iF设计奖,是对YOGO的业务方向和解决方案在行业内以及全球化视角下的认同。

YOGO无人化配送系统拥有300多项专利技术。它可以实时监控产品运行情况和业务状态,并对于故障问题提供快速的分级响应机制,确保整套服务系统顺畅运转。同时,系统数据平台通过大数据分析,不断优化服务系统,还可以提供针对不同场景的定制化服务。

好的产品,是为用户解决问题。iF 设计奖创立于1953年,它以“独立、严谨、可靠”的评奖理念闻名于世。此次YOGO无人化配送系统从56个国家、7298件产品中脱颖而出,这也代表全球的顶级公司和设计机构对于优秀产品及服务的判断标准。

分享
阅读全文

Short of human couriers? Delivery robots come to the fore!

Source:Global Times Published: 2020/2/17

A food delivery robot brings food to an office worker. Photo: courtesy of Yogo Robot
Eating lunch has become a problem for many office workers as they resume work after the Spring festival holiday amid the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Restaurants remain closed, the risk of cross-infection at dining halls persists, and it is troublesome to cook one's own food.

To address the issues, some office buildings in China have begun using food delivery robots to drop off food orders, trying to ensure safe lunches for the employees.

In an office in Shanghai, a robot is seen moving through the gates, taking the elevator and delivering food to an office worker at lunch time.

Some clever delivery robots can carry four orders at a time, lock them in a fully enclosed compart-ment and rush them to the correct floor. Meanwhile, mobile phone messages are sent to recipients, who unlock the robot and take their food.

The whole process is completed in merely five minutes thanks to the Internet of Things solutions and a smart route planning system, while the same service would take a human courier 10 minutes, Zhang Xuefei, an employee of the robot's manufacturer Yogo Robot, told the Global Times.

And, robots need not to take a rest. When not busy delivering orders, they can be used to disinfect the building, Zhang added.

Demand for such robots has increased amid efforts to avoid people-to-people contact and control any possible spread of the deadly viral.

"Nine offices in Shanghai have used our food delivery robots and we are seeing demand rising by 30 percent from offices in Shanghai, Guangzhou and Shenzhen," Zhang said.

Posted in: SOCIETY

分享
阅读全文

【财经战“疫”】深圳首家机器人防疫园区启用 YOGO携手星河产业科技抗疫

新华财经 高少华 2月11日

机器人企业YOGO ROBOT于11日宣布,将携手深圳地产龙头企业星河产业集团启动深圳首家机器人防疫园区,通过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优化室内空气,保障园区工作人员安全。

新华财经上海2月11日电(记者高少华) 机器人企业YOGO ROBOT于11日宣布,将携手深圳地产龙头企业星河产业集团启动深圳首家机器人防疫园区,通过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优化室内空气,保障园区工作人员安全。

随着春节假期结束,各地将迎来疫情期间的首轮复工潮,这对写字楼的物业管理方提出极大挑战。面对楼宇内部庞大的消毒需求,科技防疫将成为安全高效的最佳解决方案。

作为国内领先的产业投资运营商,星河产业集团一直深耕人工智能产业领域,为产业发展提供全方位服务。YOGO作为全球领先的机器人企业,拥有深厚的研发基础,也一直引领着行业技术变革。此次双方强强联合,为疫情时期的园区安全保驾护航。

星河WORLD作为深圳首个机器人防疫园区,率先开启了深圳科技防疫示范。整个园区入驻企业超过700家,超过2.5万人。人员密度高,流动性强,楼宇需要7天24小时高效消毒;避免“人传人”的同时,还需要无人配送,这些促使机器人在这场防疫大战中成为技术防疫的主角之一。此次引进的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正是在园区复工疫情保卫战中应运而生。

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使用佳姆巴消毒液,除具备消毒功能,还是楼宇无人化配送的好帮手,一次可配送四单,极大缓解了午高峰时期外卖不能上楼的难题。它可以根据订单时序来配送包裹、信件,不仅减少楼宇内人流聚集,也免去业主下楼取件过程中感染病毒的风险。

疫情之下,除成千上万医护人员投入到这场战斗外,越来越多机器人也开始在这场疫情防控大战中释放能量。此次YOGO携手星河产业集团在深圳率先做出科技防疫示范,将推动智能消杀服务在社会广泛使用。

编辑:罗浩

分享
阅读全文

深圳星河WORLD产业园引入喷雾消杀机器人

人民网-深圳频道 2月12日

人民网深圳2月12日电 近日,随着各地相继复工,办公场所也成为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本网从深圳星河产业集团获悉,该集团已在星河WORLD产业园区,引入喷雾消杀机器人,对楼宇环境进行消毒。

据了解,星河WORLD引入的防疫机器人,产自该园区的深圳首家喷雾消杀机器人企业——YOGO ROBOT。YOGO ROBOT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自主研发的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主要用于写字楼的日常消毒。在人员密度高、流动性强的室内空间,机器人可以自主规划消毒路径,对室内公共场所进行多点消毒。360度的全息感知系统,使它能够实时感知室内环境,在进行消毒作业时避开行人,保证园区业主的安全。

YOGO ROBOT可通过智能IoT设备,与整个楼宇形成物联网系统,无需物理触碰,便可实现自主过闸机,搭乘电梯,在楼宇自由移动,形成自动化消毒的工作闭环。对100平方米的场所进行喷雾消杀大约需要3分钟,比人工消杀范围更大、速度更快。

除了能当“清洁员”,这些机器人还能当“外卖员”,具备配送功能,根据订单的时序来配送包裹、外卖、信件,保障楼宇客户的取件安全。

“星河WORLD与YOGO ROBOT的合作,开启了深圳科技防疫的示范。”星河产业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星河产业将持续挖掘更好的解决方案,让此类消杀服务在社会广泛使用,通过科技创新坚定抗击疫情的信心,助力区域及城市全面打赢这场“防疫攻坚战”。

(责编:胡苇杭、陈育柱)

分享
阅读全文

机器人神助攻!2.5万人园区复工后的防疫记录!

报道来源:中国机器人网

新冠肺炎拐点还未到来,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全国各地将迎来疫情期间的首轮复工潮,2月10日全国各大城市复工,如何确保产业生产机构的人员安全成为当务之急,这对写字楼的物业管理方提出了极大的挑战,全球领先的机器人企业YOGO ROBOT给出园区防疫解决方案。

2月10日YOGO ROBOT宣布,将携手深圳地产龙头企业星河产业集团启动深圳首家机器人防疫园区。据了解,园区将通过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优化室内空气,全方位无死角迅速净化园区环境,保障园区工作人员的安全,用事实证明面对楼宇内部庞大的消毒需求,科技防疫将成为安全高效的最佳解决方案。

深圳首家机器人防疫园区,打响园区保卫战

星河WORLD作为深圳首个机器人防疫园区,无疑率先开启了深圳科技防疫示范。整个园区入驻企业超过700家,办公人员总数超过2.5万,人员密度高,流动性强,为保证园区内人员安全,避免“人传人”现象,园区楼宇需要7天24小时高效消毒,同时为保障园区秩序的正常有序,通过机器人实现的无人配送也成为防疫的亮点。

多方面的需求促使机器人逐渐在这场防疫大战中发挥出越来越关键的作用,此次引进的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正是在园区复工的疫情保卫战中应运而生的。

YOGO 喷雾消杀机器人使用的是佳姆巴消毒液,该消毒液无色无味,对人无刺激作用,但对杀灭病毒有效。在机器人的喷洒下,雾化高度可达2米,能有效覆盖各类场所,在实际使用中,机器人对100㎡的空间消毒仅需3分钟,相比人工消杀,机器人无疑喷洒的范围更大,效率更高,也更加安全可靠!

除了具备消毒功能,YOGO机器人还成为了楼宇无人化配送的好帮手,在实际使用中,YOGO机器人一次可配送四单,这极大地缓解了午高峰时期外卖不能上楼的难题,同时密封舱体更保证了物品的安全,更重要的是无人配送也解决了社会普遍担心的人员聚集问题,极大程度上避免了病毒传播可能性。不仅如此,在除开高峰期时,机器人也可以根据订单的时序来配送包裹、信件,不仅减少了楼宇内的人流聚集,也免去了业主下楼取件过程中感染病毒的风险。

搭建自动化消毒闭环,释放机器人抗疫能量

接触传染也是当前病毒防范的重点,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通过智能IoT设备与整个楼宇形成物联网系统,实现无需物理触碰,便可以自主过闸机,搭乘电梯,在楼宇内自由移动,形成自动消毒的工作闭环。此外,YOGO喷雾消杀机器人还可以提前规划消毒路径,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室内多点消毒。

360度的全息感知系统,使YOGO机器人能够实时感知室内环境,能在进行消毒作业时自动避让行人。同时,在消毒过程中,机器人通过语音播报,提醒行人规避,保证行人的安全。

对于人流集中的区域,以及建筑死角,机器人可以通过云端设置,自动延长逗留时间,提高空气中的喷雾浓度,对这些重点区域进行强化消毒。消毒机器人的投入使用,大大提升了楼宇环境安全度,尤其在疫情期间,降低了病毒和细菌的传播率。

疫情之下,除了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投入到这场战斗外,越来越多的机器人也开始在这场疫情防控大战中释放能量。此次YOGO携手星河产业集团在深圳率先做出科技防疫示范,将推动智能消杀服务在社会广泛使用。科技创新也给此次疫情防控大战注入一剂强心剂,助力区域及城市全面打赢这场“防疫攻坚战”。

分享
阅读全文

机器人送货上门真的能实现?考验的时候到了!

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还在继续。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全国各城市的餐饮休闲、商超便利、文化娱乐、旅游出行等行业带来了巨大严峻挑战。而在全民“居家隔离”的背景下,外卖、电商、在线学习娱乐等需求被进一步刺激。

文 | 常涛

同时,疫情也对快递、外卖配送等触达服务方式提出了要求,作为生活服务场景的最后一环,此类服务方式增加了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接触机会,增加了病毒传染的可能性。据媒体报道,截至2月1日24时,深圳出现了3例社区传播病例,其中一名是外卖员。

这时候,不少网友开始畅想:这要是有无人配送服务就好了,人在家中坐,“货”从天上来。那么,肺炎疫情下,各大公司酝酿多年的无人配送服务,会迎来大显身手的机会吗?

▲资料图 受访者供图

在疫情持续发酵下,目前,大部分城市居民小区、村庄实行了“封闭管理”,快递小哥、外卖骑手不再被允许进入小区,这给他们的配送带来很大不便。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基于此,有外卖平台提出了“无接触配送”,就是将商品放置到指定位置,如公司前台、家门口,通过减少面对面接触,保障用户和骑手在收餐环节的安全。随后,该方式引起了更多企业跟进。目前,美团、京东、便利蜂、盒马、天猫、饿了么等企业都采取了“无接触配送”的方式。

不过有外卖骑手告诉中新经纬记者,“无接触配送”虽然减少了病毒传染的几率,但同时也增加了每一单完成的时长,还会遇到各种意外情况。“有些小区门口没有地方可以存放外卖,我们只能等着。有些顾客身体不方便,这种情况下也需要坚持戴着口罩下楼取餐,既不便利,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被传染的风险。”上述外卖骑手说。

在这种场景下,不少网友开始畅想:这要是有无人配送就好了,人在家中坐,“货从天上来”。

1月28日,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文章称,与2003年非典不同,步入2020年,外卖和电商早已是成熟的商业模式,隔离的意义不在培育用户线上下单的习惯,而是有望推动线下配送模式的变革。这种配送模式,就是无人配送。

无人配送并不是新词。早在2013年,亚马逊就提出了无人机送货计划,三年后其开发出的Prime Air送货无人机即送出了第一单。在中国,阿里、京东、苏宁、美团等平台也很早就提出了无人配送,并取得了一些进展。

▲YOGO研发的配送机器人 中新经纬 常涛摄


比如,据京东物流集团CEO王振辉日前透露,京东物流配送机器人已在国内二十多个城市落地运营,并在多地建立了智能配送站,开创了专门为配送机器人打造配送站的先河。京东物流无人机已在11个省内设立运营航线。目前无人机总配送已突破3.5万架次,总航程相当于绕地球四圈半。

饿了么2018年5月就宣布获准开辟了中国第一批无人机及时配送航线,将送餐无人机正式投入商业运营。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文章认为,同传统物流配送相比,无人配送除了能免去疫情期间的人与人直接接触外,还有配送业务时效性增强、增进用户体验两方面优势。

那么,面对此次肺炎疫情,无人配送能否迎来大显身手的时机?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中,无人配送机器人已经在发挥作用。

据媒体报道,广东省人民医院引进了两台集成无人驾驶技术的机器人,可实现自主开关门、自主搭乘电梯、自主避开障碍物、自主充电等功能,在医院中承担送药、送餐、回收被服和医疗垃圾等工作,降低了临床工作人员交叉感染的风险。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有着类似的尝试,机器人从病毒洁净区承载餐食或物资出发,自动前往各个隔离区房间进行配送,试图通过机器人自动化免接触配送的方式,阻断“人传人”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染链条,减少隔离区内部病毒传播的可能性。

京东方面2月2日也回应中新经纬记者称,面对此次突发肺炎疫情,京东物流已经开始部署无人配送。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则从无人运输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在接受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采访时表示,肺炎疫情下的地面交通管制和配送到门受限,尤其是一些应急物资配送,确实给推进无人机配送带来机会。

杨达卿认为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一、我国中西部地区地面交通欠发达,加之受疫情期间交通管制影响,民生所需的物品等面临物流断流或配送延时等问题,需要小型无人机配送;二、由于交通管制和人员不足影响地面运输时效,需要一些大中型货运无人机解决中长途物资的运输;三、疫情重灾区短期内需要大量应急物资的运输和配送,区域内的运力和人力无法满足激增的应急物流需求,疫情重灾区需要高频次、规模化的站到站无人机配送保障。

上海有个机器人是一家专注于无人配送解决方案的机器人公司,该公司创始人赵明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在肺炎疫情下,用户在取货、送货的过程中,存在很多风险。人们对配送的诉求,从关注配送效率,转移到了配送的安全性上。“无接触配送”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末端交付时用户取物的安全。但配送员在配送过程中,仍然要接触大量人群。无人配送是“无接触配送”方式的升级,也将成为未来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另外,无人配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使人远离生活中的高危场景。“比如返工后,写字楼会成为城市人流最密集的场所之一,电梯狭小的空间更容易聚集病毒,带来二次污染。无人配送机器人可以无触碰呼叫电梯,自主搭乘将包裹送给用户。避免配送人员、用户在上下楼取送物品过程中的交叉感染。”赵明说。

▲配送机器人在通过闸机 中新经纬 常涛摄


不过,如同此前无人配送无法大规模普及所面临的问题一样,未来无人配送发挥功效仍需要解决一些痛点。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目前各种应用场景的无人配送,依然面临一定程度上的技术局限性,另外就是商业模式上的制约。“不少平台做无人配送完全是拿来主义,能造出一些产品当噱头,但没法解决成本问题,包括生产成本和运营成本,而且配送时效性不一定比人工强。”

赵明表示,进入到各个场景后,无人化配送方案需要根据不同的场景做适配与磨合。此外,智能配送机器人要实现真正意义的大规模落地和应用,关键在于人机共存环境下,保证机器人的高可靠性和安全性。

杨达卿则认为,无人机配送市场的发展需要市场基础、政策法规、技术保障、人才支撑四个基本方面。

杨达卿表示,目前看中国无人机配送的市场需求已经普遍存在,技术保障也基本成熟,商业模式方面也不存在问题。但依然面临一些制约因素,首先是政策法规的因素,无人机配送实际落地仍面临空域管制等难题,这也主要是考虑到安全因素,中国是人口高密度国家,在一二线城市开展无人机配送都面临公众安全问题,因此在城市推进无人机配送不能冒进急行。其次是无人机配送相关人力支撑短板,无人机专业操作人员培养和从业规范等还在探索阶段。

“当前疫情带来交通管制的特殊时期,在湖北等疫情重灾区,可以探索一些试点,针对站到站的配送探索采用无人机配送,及无人机配送应急救援物资。”杨达卿说。

封面、导语图为穿梭在电梯间的配送机器人,受访者供图

分享
阅读全文

复工后,上班族的午饭怎么吃?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翀

复工后用餐,防疫和美味如何兼得?

“中午吃什么”是写字楼里的“终极问题”。非常时期,这个问题似乎变得更复杂——

自己带饭?要提前买菜、要烹饪,有些麻烦;

吃食堂?很多写字楼里的食堂都关了,就连一些商场里的美食广场也暂停营业;

去餐饮企业?小餐厅停业的不少,大餐厅成本不低,而且集中用餐有感染风险;

叫外卖?写字楼对外卖小哥的管理越来越严,还能及时送到吗……

不过这两天,部分上班族与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分享了他们在“非常时期”的午餐,看起来还挺丰盛。

餐饮企业“改行”做盒饭

“大家都迫不及待吃了,只拍了一张照片,你看看。”在中国银行徐汇支行工作的冯骏给记者发来她2月12日的午餐,炸猪排、麻辣豆腐、蔬菜,看上去色香味俱全,标价40元。

荤素搭配的盒饭

“这是附近小南国送来的,从复工开始,我们这五六十人就开始吃小南国的盒饭。”冯骏说,办公楼里没有食堂,原先午餐要么去办公室附近的餐饮企业,要么叫外卖,少数员工自带午餐。但疫情发生后,大家对防控疫情和食品安全都很注意,不愿再外出用餐;分头叫外卖又觉得要反复出去取,也不方便,“正好看到小南国和美团合作推出了企业团餐,我们公司决定统一订购,提前一天让员工根据菜单点好菜,第二天会准时送来。”

冯骏对团餐菜单很满意,“味道不错,价格也合理。”她把菜单分享给记者:共有30元和40元两档,她选的炸猪排套餐是40元,该档共有9种选择,其余主菜还有梅菜扣肉、酸菜鱼等;30元套餐有7种选择,主菜包括小炒肉、大虾仁滑蛋、椒盐排条等。

部分主菜菜单

她对团餐的配送服务也很满意,希望记者表扬一下送餐的美团小哥,“每天送餐都很准时,而且餐盒非常干净。为了‘无接触’,每次把餐盒放下后,就退开好几步;等我们取餐完毕,他们才走过来收拾餐盒。”

“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很严重,推出团餐也算是我们应对疫情的一项举措。”小南国相关负责人王星告诉记者,上海复工的小南国共有9家,有的门店每天已经能卖出两三百份团餐盒饭,“目前,堂吃营业额非常低,但员工希望继续工作也需要继续工作,所以我们根据新的情况推出了团餐盒饭,有对应的操作规范和安全检查,所以市场反响还可以,订单数量在增加。”她觉得,不论从企业自救出发,还是从承担社会责任、为其余企业提供安全放心的午餐出发,做盒饭生意不失为特殊时期餐饮企业的一条发展路径。

机器人加盟“无接触配送”

“我和同事主要还是叫外卖,觉得物业管得还不错,外卖配送点就在写字楼大堂,很整洁。而且外卖小哥进门需要测量体温。”在南京西路恒隆广场内某公司工作的苏菲菲说,为了减少外出,她更偏爱外卖,“周围商场里的品牌餐饮企业大多提供外卖服务,还比较放心。”写字楼对外卖员的管理也让她觉得安心,“有专门的外卖员通道,他们将餐点放在专门的架子上,我们自己拿。”

写字楼外的外卖摆放点

记者联系到当天中午替她送餐的美团小哥官建林。小伙子说,梅(梅龙镇)泰(中信泰富)恒(恒隆广场)区域都是他配送的,商务楼特别多,“感觉都很规范,物业和保安会引导我们进行体温检测。最重要的,消费者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绝大多数订单备注会选‘无接触配送’,这对大家都好。”

同样是无接触配送,在中城国际大厦内某企业工作的李志飞觉得他们那的“无接触配送”更安全:全部是机器人。他向记者发来机器人自动送餐视频:矮矮胖胖的机器人自己通过闸机、在电梯间选择楼层、然后进入电梯到达配送目的地。“外卖员把外卖放进机器人肚子,机器到了指定的楼层,会给我发短信。”李志飞说,根据短信内的开机密码,就能拿到自己的外卖。

机器人送餐

记者了解到,李志飞见到的机器人来自上海一家机器人创业企业YOGO。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上海共有9幢写字楼或企业中有无人配送机器人。疫情发生后,还有一些写字楼也向他们提出了增配机器人的需求,“机器人自己过闸机、电梯等,都是通过物联网完成的,改造成本并不高;经过物业测温的外卖员或快递员将外卖和物品放进机器人后就能离开,由机器人负责送到各个楼层,这样能避免外卖或物品在楼下堆积、用户取用时聚集等问题。”根据测算,机器人一次可以送4单,从接单到完成点对点配送,平均时间约5分30秒。

写字楼与配套商业“内部消化”

也有上班族发现,复工后外卖小哥进不了写字楼了,物业也没有提供“无接触配送”置物台或机器人配送服务。不过,部分写字楼与自己的配套商业设施实现了“内部消化”。

在上海世茂大厦内某企业工作的隋城说,复工后,外卖小哥不能进大楼了,原本大楼里的外卖柜也停止使用。但公司行政在办公楼的配套商业中找了几家餐厅,作为公司的定点送餐企业。

他公司的行政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楼里的企业大多采用这种新的供餐方式,“物业也很支持这种送餐方式,餐饮企业有专门的人员与物业对接,然后分发给我们。这样,我们对供餐企业、配送人员都比较了解,安全系数比较高。”

在虹桥商务区工作的邱蓓转发给记者一个小程序,开发方是她公司所在的虹桥南丰城,“复工后,我们公司就让大家通过小程序点午餐,都是原先商场里的餐厅。以前,我们习惯去店里吃,但现在通过小程序点餐后,由餐厅派专人将餐点送到办公室。”她觉得,新的用餐方式也挺好,“选择还很多,也减少我们外出或外人进入大楼。”

栏目主编:吴卫群文字编辑:任翀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瓅

分享
阅读全文

YOGO亮相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最新款配送机器人变身“楼宇管家”

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正在上海举行。作为人工智能的最佳载体,机器人赛道热度不减,且行业正在逐步聚焦于落地能力强、转化率高、未来空间大的垂直领域。

在东浩兰生(集团)牵头的“AI赋能 智慧建筑”论坛上,YOGO ROBOT联合东浩兰生集团发布了全新的“机器人+”战略,双方宣布将联合探索自主移动机器人在楼宇中的智慧新可能。

迈入5G时代,楼宇管理迈向智慧物联

一幢高楼就是一个磁场,巨大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这里汇聚、流动。中国商务楼最密集的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去年每栋高楼平均营业收入超过16亿元,楼均上缴税收超过6000万元,一幢大楼的经济规模相当于一家大型企业。

楼宇作为承载人类密集活动时间最长的空间,对于楼宇的高效管理也不断刷新着现代城市的智慧新高度。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楼宇概念不断升级换代。起初,这个概念更多地被用来指代楼宇中所运用的系统化设备——从简单的楼宇内外的通话设备,到门禁、安保、消防技术等。之后,随着环保理念的兴起,大楼的“聪明”逐渐转向对能源的节约和系统规划。互联网兴起之后,大楼的“聪明”上升到了云端,一系列综合可视管理成为楼宇管理的重心。

科技不断向前,时代瞬息万变。随着5G和房地产存量时代的来临,如何盘活存量资源、实现资产保值、主动地创收增收成为物业和开发商最关心的问题。而作为智慧城市的基础,花费巨资打造的智慧楼宇系统虽然经过不断迭代,其垂直系统仍大多关注物业、楼宇自动化和绿色节能,缺乏对楼宇资源的开放性利用和对用户体验的系统性提升。

另一方面,楼宇和外界的信息物质交换却随着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兴起而越来越高频。这也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楼宇管理新痛点——日均数百、上千单的外卖快递递送量,使得城市的每一栋楼宇都被动地成为了全球物流体系的新终端,增加了管理和服务成本。

楼宇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在解决痛点的同时,利用5G时代提供的信息通路红利,为客户提供智能增值服务?如何使运营方以更低的成本开展智慧建筑的建设和运营,同时在这个新经济时代,运用好楼宇内的巨大的信息流、人流和物流,用新技术手段斩获巨大商机?

或许可以听一下《连线》杂志主编凯文·凯利的建议。他在《必然》一书中犀利地指出:“未来智能经济中,人工智能将会得到低成本普及,人的价值决定于你使用人工智能的能力,而不是你拥有多少人工智能。对于楼宇管理来讲,使用人工智能也将是减员增效的有效手段。而作为人工智能技术的终极载体,自主移动机器人的“上岗”或将改变智慧楼宇的服务格局。

从配送跑腿出发,探索垂直场景“机器人+”服务

作为国内最早进入楼宇场景进行测试和落地的机器人公司,YOGO ROBOT是业内少有的具备机器人全栈开发能力的机器人公司。其出品的配送机器人已经在楼宇累计完成配送50万单,单机运力达到106单/日,节约配送时长13万小时。

在论坛上,YOGO首发了第五代配送机器人Kago5,并宣布其在东浩兰生集团“上岗”成功,变身“楼宇管家小智”。这是一款承上启下的产品——硬件的开发从集成到模块和标准化,能够有效降低机器人装配和运维难度;另一方面,它从实现局部安全性能到开发出“全栈冗余”体系,在保证机器配送效率的同时,系统性地提升了人机互动的安全性,为进行大规模楼宇部署铺平道路。

专家认为,目前针对配送机器人的技术升级已经从产品研发层面全面转向场景和业务层面。“技术的升级根据产品和业务的成熟度,会分出不同阶段。刚开始是技术攻坚,之后是产品实现,最后是业务部署。我们特别关注了在实现效率同时,机器行驶安全性的保证和不同运行策略的灵活调用。”YOGO ROBOT创始人、CEO赵明说。

作为服务机器人公司中,唯一一家通过国家安全标准测试的机器人公司、国家机器人标准委员会副组长,YOGO认为目前服务机器人行业的痛点在于真正意义的大规模落地和应用,而大规模落地的前提则是确保机器人稳定和安全。“其实室内自主移动机器人技术就是室内的无人驾驶,只是配送机器人在达到自动驾驶的L4级别的同时,还要自己‘造车’;在没有交通规则的室内,还要给机器人制定行为规范。”赵明表示。

YOGO选择了采取“全栈冗余”的手段来全面提升安全性,这一技术理念贯穿传感器到AI系统,再到系统测试及复杂场景应对的各个环节。具体来说,YOGO的全栈冗余包括六大方面:传感器层、算法层、AI层、软件系统层、硬件层、以及云端系统。比如,在传感器的配置上,KAGO5使用了多传感器冗余设计,其融合技术可以综合多个传感器等数据,提供稳定可靠的感知能力,实现对周围环境360度的3D实时感知。再比如,在算法层,KAGO5在进行智能路径规划任务中,决策和规划模块会同时基于多个标准检查各种输入信息,选择风险最小速度最快的安全行驶路线。但无论当然任务是什么,规划及决策模块都会事先计算出一个安全停靠点,以应对紧急情况。

不仅如此,为了不同的配送任务属性,YOGO还为机器人搭配了不同的运动控制战略,根据不同的递送效率要求,机器人可以调用不同的进出电梯和行使的速度,在“效率”和“礼貌”模式中进行切换。

移动能力是机器人的服务能力的基础,“机器人跑起来以后,后面的故事才真正好玩起来。”赵明认为在弱人工智能阶段,机器人的本质是一个自动化的工具,它的价值取决于为行业降本增效。机器人的末端配送能力提高了楼宇服务的附加值,但在跑腿之上,如何为合作伙伴提供延展性的“机器人+”服务、更大程度地挖掘自主移动机器人的潜能,将会成为YOGO下一步关注的重点。在此次和东浩兰生的合作中,双方就将一起探索在移动机器人平台之上,叠加智慧安防、智能引导、巡逻的可能性。

建设机器人移动平台,激活城市未来生活的想象力

“其实我们造的是一个会跑腿的劳动力,输送给不同的B端客户以后,发现在配送之外,它还可以用‘业余时间’去做不同的工作。”赵明说。因为一开始就是从室内配送机器人技术的“桂冠”外卖业务切入场景,外卖业务的高并发、多频次和楼宇各色设备包括电梯、闸机、自动门的复杂交互,使得YOGO机器人的运动控制能力和工作效率得到了极大的锻炼。这也意味着,在YOGO的机器人之上,“一机多能”成为可能。

在成立至今的4年里,YOGO成为业内最早切入楼宇场景、最早完成电梯和闸机IoT智能化方案、最早拿下业内最大订单、最早进入真实场景测试运营、最早推出群体机器人配送系统的服务机器人公司。而对于机器人这个新物种的未来,YOGO也有着更多的思考和想象。

“我们将机器人看作一个崭新的物种。未来在一个楼宇中,一定会有不同族群、不同功能的机器人一起协作完成各种服务。基于这样的考虑,YOGO正在群体机器人的方向上进行进一步的探索。同时,我们也会关心这群新物种在人类社会中的‘行为规范’的建立,希望它们是基于一种‘共识’来进行自主决策。”赵明说。

另外,在楼宇在自由上下、四处移动的机器人也将成为信息联通的载体和入口。“比如室内的地图和导航,这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但室内自主移动的机器人是个很好的平台,它天天就在里面在跑,信息实时刷新。如果当5G的时代来临,我们把数据上传地图提供给大家,比如你在楼内点杯咖啡,就不用写位置了,只要拍张照片,机器人就可以为你地提供更好的服务。” 赵明说。

事实上,楼宇机器人的引入,客观上为楼宇提供了一个“自主移动平台”, 作为智慧楼宇服务中的信息和运力的智能终端,机器人成为智慧楼宇系统的中枢载体,既是机器人极具想象力的地方,也是未来可期的方向。未来,当机器人进入一百栋、一千栋楼宇后,人们的生活方式将有可能被重新激活。

分享
阅读全文

全国首批机器人智慧楼宇落地宝山,YOGO Robot规模化布局浮出水面

5月24日下午,“人工智能为数字经济赋能”主题论坛在上海衡山北郊宾馆成功举办。此次论坛活动中,上海有个机器人有限公司与宝山区政府携手合作,在全国率先打造机器人智慧楼宇集群,同时逐步形成可服务全国的服务机器人生产配套能力。

此次合作将促进宝山区形成机器人产业集群,发挥其重要的引擎带动作用。作为重点签约项目的企业代表,YOGO Robot在全国规模化布局机器人智慧楼宇已久,此次签约让其全国首批机器人智慧楼宇规模化示范应用正式浮出水面。

YOGO Robot参与宝山区政府重点项目签约仪式

工信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院党委书记林宁,中国智能交通产业联盟理事长王笑京,上海市经信委领导、宝山区委书记,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同济大学校长等众多院校、科研机构的专家出席了会议,上海有个机器人有限公司、安恒信息等人工智能产业上下游的企业代表出席了论坛,共商人工智能产业化发展之路。

人工智能引导产业变革,智慧配送成为YOGO Robot建设智慧城市的抓手

在本次论坛现场,YOGO Robot与宝山区政府签约的机器人智慧楼宇示范项目,是上海市智慧城市针对智慧楼宇的指定项目。YOGO Robot是上海土生土长的人工智能创新企业,他们从智慧配送开始,逐步开发了一套机器人智慧楼宇服务系统。

YOGO Robot的联合创始人张阳新在企业圆桌发言

YOGO Robot的联合创始人张阳新在论坛中分享道:“楼宇内的机器人定位,是一个全球性的难题。YOGO Robot主攻室内的无人低速驾驶,基于算法和算力的优势,我们的机器人可以像人一样在楼宇内自由移动,帮助人们在楼宇内跑腿,完成安防夜间巡更等工作。”

YOGO Robot的机器人智慧楼宇服务系统可以与星巴克连锁店或自助贩卖机等新零售智能设备对接进行商品兜售;可以帮助外卖快递人员在楼宇内跑腿递送外卖、快递等。YOGO Robot的联合创始人张阳新认为:“智慧楼宇将不断提升城市的软实力。”

何积丰院士在演讲中表示,“人工智能引领着数千亿的产业变革,对解放劳动力、创造先进生产力等方面有着积极的贡献。”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不但面临劳动人口短缺,还面临严重的结构性问题。据国家邮政局研究报告指出,物流作为近几年增速最快的行业之一,日均配送单量近3000万单,末端配送人力缺口巨大。何积丰院士认为:“作为助手,机器人可发挥的场景非常多,它收集数据的能力比人快,还可以帮人们搬很重的东西。

智慧配送是YOGO Robot响应政府号召建设智慧城市的抓手。他们是全国最早同时进入物流和物业场景进行深度测试并完成规模化商用的企业,万科、国投大厦等物业使用的YOGO Robot机器人智慧楼宇服务系统已经连续运行超过4000个小时。

据国内某知名外卖平台无人物流事业部负责人介绍,YOGO Robot的机器人智慧楼宇服务系统帮助他们实现了最后一百米的配送无人化,每单配送效率提升超过30%。人工智能技术在智慧楼宇配送方向的落地,也培养了庞大的市场需求。机器人服务楼宇配送,能够有效提高楼宇的管理效率,促进城市经济机构优化

YOGO Robot全国规模化布局机器人智慧楼宇,打造面向全球的智慧窗口

上海正全面打造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型智慧城市,经信委、工信部等领导在论坛中表示,将进一步开放智慧场景,推进智能政务、智慧城市等各领域的标准化建设。去年上海市政府发布首批人工智能十大应用场景, YOGO Robot所研发的机器人智慧楼宇服务系统覆盖了“AI+园区”、“AI+政务”两大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可提供智慧办公、智慧政务、智慧零售、智慧物流等人工智能服务。

工信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院党委书记林宁与YOGO Robot 联合创始人张阳新交谈

YOGO Robot 联合创始人张阳新在企业圆桌论坛中表示:他们的机器人智慧楼宇服务系统已经在万科、国投集团、旭辉集团、东浩兰生等百强物业中使用,并在上海、北京、苏州等城市形成规模化布局。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是提升城市品质的驱动力量,未来楼宇将成为面向全球的智慧窗口

数字经济未来将成为中国领先全球、率先打开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门的“钥匙”。人工智能作为引领未来的战略性技术,日益成为驱动经济社会各领域从数字化、网络化向智能化加速跃升的重要引擎。上海围绕打造人工智能高地的目标,正聚焦创新策源和应用示范,不断优化城市营商环境,推动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发展

分享
阅读全文